外卖取餐柜运营难在哪里?

2021-02-19 11:11 西六楼

  如今,快递智能存取柜已经相当普及,不过,外卖取餐柜对大多数人来说依然是新鲜事物。当通知你取外卖的不再是骑手小哥的电话,而是一条提示信息:“您的外卖已到柜!”多少人叫好,又有多少人抱怨?

  外卖取餐柜出现已有半年之久,这本是科技服务生活又一利好,却意外在骑手和用户间都有不小的反对声。

  某运营商高峰期使用率太低

  几个月前,黄浦区普安路上的一栋办公楼宇后门附近,多了一个智能外卖取餐柜。

  昨天,午间用餐高峰临近尾声,依然不时有骑手来这栋楼宇送餐。一名骑手停好电动车,给客户打电话通知他们取餐。

  “你知道那边有个外卖取餐柜吗?”

  等两个电话打完,这名骑手回答道:“知道,但是不太喜欢用那个。”他说,由于这一趟同时送两单,如果要放取餐柜就要放两次,不仅有点麻烦,更关键的是还要收费。

  过了5分钟,一个骑手径直前往外卖取餐柜放置外卖。他走到外卖取餐柜前,看了一下柜子顶部的几张贴纸,拿起手机对着一个二维码扫一扫,一番操作后,14号箱柜的门弹开了。几乎是同时,这个骑手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付费0.4元成功的页面。他将外卖放入箱柜中,转身快步往外走。

  这名骑手说:“我不喜欢使用这个柜子,只是我现在实在没时间了。这个太贵了!”

  此时,这个外卖取餐柜61个箱柜中仅有5个亮着灯(表示使用中)。

  这样的一个使用率对于运营商来说的确是比较低,别说收益了,连一个外卖柜回本都是问题。

  收费太高,引起不满

  作为外卖柜源头制造商,我们从西六楼处了解到,某些下游运营商着急回本,进行收费没有实验期,直接对外卖员收取较高的存餐费用,并不符合当地经济水平和外卖员收入水平,换句话说,外卖员的收入不足以承接存餐入柜的费用。有些运营商照猫画虎,但是北上广的存餐费用并不匹配内陆地区消费水平。这样一个高收费,容易引起骑手抱怨,不情愿存入柜中,除非时间实在是来不及。有的运营商甚至针对顾客有分毛钱的收费。

  设点选址极其关键

  在一家经营外卖取餐柜的公司的官网,我们找到了一些标注已经签约的办公楼宇。其中一栋公示已于8月签约,但上门时发现并没有智能外卖取餐柜。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使用者较少,在衡量了维护成本等得失后暂时撤柜了。由于签了一年的合约,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双方可能要重新选址,再次引进外卖取餐柜。

  据悉,由于提供场地和负责供电等,因此外卖取餐柜入驻楼宇、公寓,往往还需要向物业支付部分费用,成本的叠加势必对后期的盈利模式提出考验。

  除了柜子本身的费用之外,租金,运营维护费等成本,对运营商选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选址的关键要求就是单量高,才有更多外卖存放入柜的机会。西六楼给出的数据中,如果骑手存餐一单收五毛钱,我们只简单衡量一下成本和存餐收益,一天入柜单量高于150单,才算能有所收益。(不包含广告收益等其他)

  客户希望外卖送到手中

  如果说骑手不爱使用智能外卖取餐柜的最大障碍是收费,对免费取餐的用户来说,麻烦在于其他方面。

  对外卖取餐柜意见最大的,要数那些原本可以送到手里的外卖,现在却必须自己去取。

  “如果我都穿戴整齐下楼了,我为什么不直接去餐厅里吃,还要点外卖?”有网友表示,自从楼下多了外卖取餐柜,自己减少了点外卖的频率。

  和商务楼宇相比,居民区设置外卖取餐柜的情况较少。疫情期间外卖无法送上楼,导致外卖摆得大堂到处都是,曾有小区主动引进外卖取餐柜,希望解决这一问题,结果引来居民投诉。也有外卖取餐柜尝试在小区门口布点,但最终效果不佳而撤柜。

  一般在运营商选址的时候,都要考虑该楼层位置是否有高密度的人群,以及楼层物业管控是否较强,能符合这样一个场景的,就是写字楼,医院,高校这些地方了,小区和居民楼基本不做考虑。

  主流外卖平台同样在投放外卖取餐柜

  今年2月10日,美团外卖在北京望京医院投放首台智能外卖取餐柜,截止到21年,已在全国主要城市部分核心写字楼、社区卫生中心、医院及校园陆续落地试运营,并设置无接触配送试点。美团外卖表示:“将根据各地复工情况,联手政府部门在疫情结束前向全国市场投入外卖智能外卖取餐柜,帮助医院、办公楼提升管理效率,同时提升外卖用户的取餐体验。”未来,智能取餐柜将覆盖大部分外卖需求高频、人员密集高的场所。饿了么也紧随其后。

  对于平台投放的外卖柜数据都是各自平台私有,并不能互通,也就是说运营商置放的外卖柜并不可能对接到美团或者饿了么平台。美团饿了么供应商-取餐柜制造商西六楼表示取餐柜可以放置任何平台的外卖,但是无顾客数据的情况下,在骑手存餐入柜最后通知顾客取餐码的时候,由于都是虚拟号码,所以只能通过电话或者平台站内信告知取餐码,手机短信通知无法实现。

  主流平台最大的投放区别在于暂无盈利模式,也就是说对骑手和顾客都不收费,这有一方面也有可能对运营商入驻写字楼造成一定的压力。不过两大平台资本回收怎么进行,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外卖取餐柜在疫情期间逐渐启用推广,布点选址尤其重要,在商务楼、学校、医院等一些人流密集、订餐需求高,送餐“最后一公里”较为麻烦的区域相对有使用价值,而在另一些场景下则可能显得“鸡肋”。另外,如何协调运营成本的压力以及向骑手单方面收费的模式之间的矛盾还有待探索。

电话咨询